河南前首富朱文臣大败局:公司两度被立案,百亿市值蒸发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1995年,来自河南省周口的朱文臣,开始筹集成立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开始了其在医药领域的征程。但邱云樵辩称,朱文臣此举是为了拿回开药集团股权而故意设计陷害,800万是其给宋河酒业引资后朱文臣给的奖励款。雷达财经出品 文|李亦辉 编|深海因迟迟未能披露2021年年报,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ST辅仁最终等来了证监会的立案告知书。雷达财经梳理发现,1995年,来自河南省周口的朱文臣,开始筹集成立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辅仁药业”),开始了其在医药领域的征程。2006年,辅仁药业借壳ST民丰上市,成为河南省最大的药企。2012年,朱文臣身家76亿元,首次夺得河南首富桂冠。2013年,他身家85亿元,再次蝉联河南首富。2019年,辅仁药业的一笔分红引发“巨震”,公司账上的18亿现金“不翼而飞”。证监会调查后发现,公司涉及多起信息虚假、重大遗漏的违法行为。这家昔日的“白马股”随即被“ST”,上百亿市值灰飞烟灭。作为实控人的朱文臣,被罚禁入市场10年,屡次成为被执行人。ST辅仁目前的处境也不妙,自5月5日起停牌,如果不能在两个月内披露2021年年度报告,股票可能被终止上市。财报难产再被立案资料显示,辅仁药业主要从事医药制造、研发、批发与零售业务,主要产品为化学药、中成药、原料药、生物制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自2019年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和“戴帽”之后,经营状况就不太理想。年报显示,2019年度,ST辅仁实现营业收入51.71亿元,较上年下降18.14%;实现净利润为4.61亿元,较上年下降48.12%。ST辅仁表示,业绩变化的主要原因为由于公司资金周转紧张,部分产品生产与销售受到影响。营业收入下降较多,产品整体毛利较上年减少5.52亿元,净利润也随之减少较多。只是,数据尚无法反应公司经营全貌。瑞华会计师事务所认为,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违规挪用资金及对外担保;违约债务、诉讼(仲裁);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持续经营相关的重大不确定性等,事务所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作为发表审计意见的基础。因此,辅仁药业2019年财务报告被会计师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意见。进入2020年,辅仁药业依旧困难重重,持续经营能力每况愈下。2020年6月,朱文臣辞去辅仁药业董事长、总经理的职务,但实控人的身份依然保留。同年11月,除被处以150万元罚款外,朱文臣还被禁入证券市场10年。业绩方面,据年报,2020年是辅仁药业上市以来首亏,全年营收28.9亿元,较上年下降44.10%;公司净利润为亏损13.31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964.36%。公司表示,业绩不佳的主要原因是大股东资金占用致使公司资金周转紧张,部分产品生产与销售受到影响。营业收入下降较多,产品整体毛利较上年大幅减少,净利润也随之减少较多。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兴华所对辅仁药业2020年年度财务报告,同样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其中涉及资金占用、违规担保、诉讼案件、应收账款、持续经营能力等多项事项。到了今年,ST辅仁年报再次“难产”。4月30日,公司表示,上任审计机构北京兴华因工作安排无法继续承接,于2021年12月18日辞任,公司于2022年3月21日聘请深圳旭泰会计师事务所(普通合伙)为公司2021年年报审计机构。因聘请新任审计机构较晚,深圳旭泰会审计工作时间较短,年度报告审计工作进度未达预期,公司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21年年度报告及2022年一季度报告。5月5日,ST辅仁开始停牌。5月30日,未在规定期限内披露2021年年报,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其立案调查。同时提示称,如公司股票在停牌2个月内仍无法披露2021年年度报告,则公司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如公司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后2个月内,仍未能披露2021年年度报告的,公司股票可能被终止上市。朱文臣的隐秘发家史有关朱文臣的发家史,辅仁药业早期财报显示,他曾任鹿邑县皮鞋厂经理,后率领朱氏兄弟成立河南三维药业有限公司,成为其董事长兼总经理。不过在媒体报道中,朱文臣的早期经历一直是个谜,其本人曾以“英雄不问出处”这句话回应外界对其第一桶金来源的好奇。据相关资料,1966年,朱文臣出生在河南鹿邑,一个周口市下面的小县城,这里也是老子的故乡。关于其第一桶金的来源,除了在鹿邑县的皮鞋厂做业务员一说,还有朱文臣洗过碗、做过石料生意发家的版本。朱文臣本人,喜欢将自己事业的起点与1993年成立的河南三维药业联系起来。当时国内药品市场产品匮乏,无论是创新药,还是成本较低的仿制药,都很稀缺。看中机会的朱文臣,在没有任何医药行业经验的情况下,率领朱氏兄弟创办药厂,也就是辅仁药业的前身。到了1995年,在医药行业已经有了经验的朱文臣开始筹备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辅仁集团”),后来在1997年底完成注册登记,并在次年正式成立。1998年8月份,朱文臣率领辅仁药业生产出了第一批中药产品并销售。接下来数年,辅仁集团不断并购、兼并、重组,逐步组建起完整的医药产业链。2001年,朱文臣兼并了拥有冻干粉针剂、水针剂两个西药生产资格的河南焦作怀庆堂。2003年10月,又整体收购了河南老牌国有药厂开封制药厂及其下属的合资公司,更名为开药集团。辅仁药业后来借壳上市时披露,2004年开封制药厂年收入6.67亿元,净利润3579万元,公司净资产3.5亿。这样一家质地并不差的企业,被辅仁集团仅仅以5000万元拿下。据了解,朱文臣与当时的开封市经贸委搭上了关系,得以获知开封市制药厂将整体改制。但以辅仁药业的资质,如何获得参与改制开封制药厂的门票,到现在都是个迷。《棱镜》曾报道,健力宝的原总裁张海,曾开出了9000万元的价格收购开封制药厂,却败给了朱文臣。随着将开封制药厂、原信阳制药厂等企业收入囊中,辅仁集团产品也由中成药快速扩展至化学药、原料药。对河南老牌酒企宋河酒业的收购,同样展示了朱文臣“以小博大”的手腕。2002年10月,成立仅5年的辅仁集团以5000万元取得了鹿邑当地颇为知名的国有企业宋河酒厂的经营权,成立相对独立的宋河酒业,对宋河酒厂实行租赁制经营,并在后来对宋河酒厂进行了重组。早在1989年,宋河酒业曾被评为“中国名酒”。查询宋河酒业官网,其上介绍该品牌位于老子故里、道家文化发祥地中国鹿邑宋河镇,由古至今,宋河酒享有“八皇朝皇封御酒”之美誉。据河南媒体大河网报道,2002年宋河酒业市场销售额为1.27亿元,至2006年时增长至6.8亿元,规模远高于2006年辅仁药业上市首年的营收1.82亿元,因此彼时市场认为这是一起“蛇吞象”式的并购。有了医药和白酒两张王牌,辅仁集团的发展步入“快车道”。实控人掏空上市公司2006年,辅仁药业借壳ST民丰上市。当时,大股东旗下最核心的开药集团和宋河酒业未装入,上市公司仅靠旗下辅仁堂一家子公司的几个普通中药品种支撑门面,但在资产注入的预期下,辅仁药业股价频频被市场热炒,最高一度触达39.01元(前复权),市值最高达240亿。在2005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朱文臣家族以近9亿元的财富上榜;2012年,朱文臣凭借76亿元的身价跻身胡润百富榜,并夺得河南省首富的桂冠。将手中两个宝贝装入辅仁药业,也是朱文臣的心愿。2009年底,高盛联合平安投资,出资5亿元购入宋河40%的股权,被市场解读为宋河要上市的预兆。当时高盛提出的对赌条件是2010年销售额达到15亿元。2012年时,上海新梅(现名爱旭股份)公告称,公司间接收购宋河酒业10%股权,同时约定:如果宋河酒业三年内未能完成公开发行上市,上海新梅有权要求辅仁药业向其回购全部或部分的标的股份,回购价格为转让价格及每年12%的固定利息。后来,因大股东重组等各种复杂的原因,宋河酒业上市愿望落空,业绩也大不如以前。根据《华夏时报》报道,2019年之前的5年时间里,因为母公司辅仁集团的牵累,宋河酒业旗下包括在散酒在内的资产遭到了质押,被担保的债权数额约16亿元。朱文臣的另一核心资产开药集团曲折上市路,在2017年底落下帷幕。2010年10月,朱文臣系两家公司将开药集团45%股份,转让给陕西必康制药公司,转让价格3.8亿元。通过这次转让,将朱文臣6年前5000万元购入的开药集团,估值推升至8.4亿元。这一举动吸引了闻风而来的各路资本,红杉资本、浙商基金等相继入局。2013年底,必康制药因为借壳因借壳上市急需资金,当年7月,按照开药集团约34亿元的估值,将其所持有约29%股权卖给辅仁集团。但在上市预期之下,此时开药集团不乏天津津诚豫药医药合伙企业、南京东土泰耀股权合作企业这样的接盘者。至2014年11月,辅仁集团持有开药集团股份为48.26%,其余股份为13家机构分别持有。至最后一家机构入股时,开药集团的估值已经达到了56亿元。2015年春节后,朱文臣开始向各个高管要回开药集团的股权,原因是相关高管多已离职,且迟迟没有足额缴纳对应的增资款。同年5月,辅仁集团前任高管邱云樵被捕,原因是辅仁集团报案称,邱在收购宋河酒业时,利用职务之便侵占公款800万元。但邱云樵辩称,朱文臣此举是为了拿回开药集团股权而故意设计陷害,800万是其给宋河酒业引资后朱文臣给的奖励款。其妻武姣姣一个月内向有关部门投递了129封举报信,称朱文臣涉嫌巨额贷款诈骗、伪造税票和印章问题。不过,邱云樵还是被判入狱10年,800万被追缴返还给辅仁集团。2017年,辅仁药业斥资78.09亿元吸收合并开药集团。2017年,开药集团实际完成净利润7.52亿元,2018年实现净利润8.33亿元,均踩线完成业绩承诺。在2019年的一季报中,辅仁药业的账面货币资金高达18.16亿元,另外2018年报也显示货币资金有16.56亿元。然而,到了2019年7月要分红时,公司却拿不出6200万元分红款,实际可用资金只有378万元。2019年7月16日,证监会对辅仁药业立案调查。据调查结果显示,辅仁药业2015年至2018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重大遗漏;2016年发布的重大资产重组文件中存在虚假记载,2018年未及时披露关联担保;辅仁集团在重大资产重组中提供虚假信息。其中自2015年至2018年,朱文臣利用辅仁集团及其关联方,连续多年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金额高达27.94亿元。由于涉案时间长,涉及金额巨大,且占用的资金至今仍未归还,对朱文臣采取10年市场禁入措施。目前,ST辅仁总市值仅剩下12亿元市值,天眼查显示公司被执行总金额近5.34亿元。作为实控人的昔日河南首富朱文臣,也屡次被列为被执行人。注: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