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揽才”涉及行长等岗位 年轻化叠加科技属性“吃香”

随着数字化转型推进,行业竞争加剧之下,今年以来多家银行开始通过市场化招聘手段引进高级管理人员。日前,四川天府银行(下称“天府银行”)发布中高级管理岗位招聘公告,涉及总行副行长、首席信息官、首席风险执行官等岗位。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近年来,多家银行主动“求新”“求变”,不少银行通过市场化手段公开招聘高级管理人员,且招聘要求更向“年轻化”和科技属性倾斜。   偏好“年轻化”   从上述银行招聘公告来看,要求总行高级管理岗位年龄不超过50周岁;总行内设职能部门正/副职、总行事业部正/副职、分行正/副职、分行内设职能部门正/副职年龄不超过45周岁;分行下辖支行正/副职年龄不超过40周岁。   记者梳理发现,目前通过市场化手段招揽高级管理岗位人才的银行并不在少数,岗位主要涉及总行行长、总行副行长、首席信息官、首席风险执行官、总行科技部门负责人等等。   例如,鞍山银行于5月份曾发布《市场化选聘职业经理人公告》,公开选聘总行行长1名,总行副行长3名,其中年满40周岁以下1名;4月份,兴业银行公开招募高层次科技人才,涉及的岗位包括首席信息官、总行科技板块部门负责人等岗位。   在谈及目前银行通过市场化招聘手段引进高层人员的特点时,博通咨询金融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分析认为,“从上述银行的招聘要求来看,银行更偏好‘年轻化’且具备科技属性更‘吃香’。”他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年轻高管对新鲜事物相对较为敏锐并具有更大优势,金融科技数字化一定是未来金融行业特别是中小银行转型的方向,甚至数字化零售化转型已经成为一些银行的重要板块,所以招聘年轻化且具有科技背景的管理人才能为银行注入新的动力。”   强调科技属性   整体来看,目前银行越发重视对人才的储备。业界普遍认为,随着金融机构在数字化领域的持续推进,目前银行对于具备金融科技视野及业务能力的高端管理人才需求与日俱增,且通过市场化手段招揽科技型管理人也已成为银行揽才的重要手段。   比如,渤海银行招聘总行金融市场部副总经理/总经理助理(含相当职务)1名,在岗位职责中明确,负责根据全行及部门业务发展战略,制定金融市场金融科技发展规划;并负责开展前沿金融市场科技技术在金融市场业务中的应用工作,提出金融科技解决方案等。任职年龄上要求原则上不超过45岁。   原大华银行人才与组织发展副总裁、现CGLCLES业务合伙人方肖燕对《证券日报》记者指出,“目前银行业金融科技人才缺口依然很大,供需失衡问题仍待解决,具备科技属性的高端管理人才是业内的‘香饽饽’。”她对《证券日报》举例称,早些年一家股份行副行长曾透露,一个程序员一年的平均支出约为50万元,某家城商行对10年资深架构规划师的薪酬开到一年60万元以上,但长达半年仍然没有合适人选。所以市场化手段招揽已经是银行揽才的重要手段。   另外,据BOSS直聘研究院发布《2022年春季就业市场趋势观察》报告中指出,整体上看,核心的技术和产品类岗位仍然保持着较为密集的人才需求,主要的互联网技术方向上人才需求均有增长。其中,人工智能方向的岗位招聘需求同比增幅最高,达87.7%,这一增幅接近排名第二的大数据方向44.2%增幅水平的两倍。   易观分析金融行业高级分析师苏筱芮观察认为,未来银行在高管招聘中具有科技属性人才会较为“吃香”。她对《证券日报》记者分析原因称,“一是随着金融数字化转型进程不断深化,在银行发展的战略地位上日益得到重视;二是近年来‘科技’外包的方式出现了部分‘水土不服’的情形,甚至引发了部分银行业务风险,因此存在夯实自身科技队伍的必要性;三是科技驱动的金融业务效率提升及产品、服务的优化创新,是衡量当前银行竞争力的核心维度,背后离不开人才建设。”   另外,在苏筱芮看来,银行在积极招揽高端人才的同时,也需考虑如何留住优质管理人才。“一方面银行需要突破传统观念束缚,通过良好的组织机制的设计来调动积极性,以充分发挥高级人才的管理能力。其次还需要建立更好的激励机制,如薪酬、股权等以激发人才的创新活力。”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