驰援上海后,河南医生留下一墙彩画

把郑州地标建筑搬到上海。撰文 | 万顺顺来源 | “医学界”公众号“白天马路上空无一人,晚上窗外万家灯火。大家都在房间里,哪儿也去不了,落差很大。”河南省肿瘤医院微创介入科的郑琳从未见过这样安静的上海。从4月3日到5月25日,52天的上海支援工作中,郑琳和河南医疗队同事们从上海浦东张江方舱医院,转战上海临港方舱亚定点医院,收治新冠肺炎感染者。工作之余,他用手中的画笔,手绘出一幅反映中原地区风貌的背景墙。“这栋形似玉米的楼是郑州千玺广场,郑州人叫它‘大玉米’。最左边是河南省博物院、这是象征二七精神的二七塔……”河南医疗队的队员热情洋溢地向围观者介绍郑州的地标建筑。疫情期间,这面墙壁成为临港方舱医院的网红打卡地。背景墙自信5月7日,河南医疗队进驻上海临港方舱的亚定点医院。和之前待过的浦东张江方舱医院不同,上海临港方舱是套舱、占地面积大,由15万平方米的仓储物业改造而成。进去之后一个大舱位,里边设有独立的舱位。从换好防护服进入大方舱走到工作病区,前后要过5道门,步行500米左右。“我们工作的病区在里边,所以通风、采光各方面都不是特别好。进舱之后环境比较闷,面屏容易起雾。很多队员刚进舱都有缺氧的感觉,后来才适应。”郑琳还记得,他第一次进入上海临港方舱是晚上11点的夜班。刚进去观察方舱情况不到10分钟,同队的一位年轻同事说:“郑老师我有点晕。”郑琳问道:“你是不是缺氧,先坐一会儿。”没多久,郑琳也感到头晕,两人都休息了一会儿才慢慢适应过来。方舱医院里有营造节日气氛的墙画。比如五四青年节,江苏队留下的共青团的团旗和大白;母亲节张贴的心愿树字画。医疗队进驻到新的工作地点之后,得在工作区域上做点标记。刚开始大家把“河南省肿瘤医院”打印出来贴到墙上,但是发现粘得不太牢靠,才过了一天,有些字就掉了。郑琳提议,干脆自己抽空画一幅有河南省印记的背景墙。他开玩笑道,“技术自信、文化自信,背景墙也要自信,我们和兄弟医院比一比,看看谁的背景墙更漂亮。”画什么好呢?“当时从郑州过来支援上海一个多月了,大家很想家,心理也比较疲惫。”郑琳说,“我想画个有郑州地标建筑的背景墙,一来展示郑州为代表中原地区的精神面貌,二来很多上海居民和兄弟医疗队也没有去过郑州,向他们介绍郑州的人文地理。”5月9号和11号,两天工作时间之余,他画轮廓、用水彩笔上色,完成了一幅长约6米、高约1米的郑州地标图。“画画的时候,有上海的市民就问这是哪里,其他地区的医疗队也很好奇,我们队员很自豪地给他们讲解,这是中原福塔,这是郑州的地标——大玉米楼,还有二七塔、当时郑州最高的建筑,也是郑州的精神象征。”画面的上方,郑琳画上金色的党徽和代表产粮大省的绿色的河南省地图,提字“郑州‘中’”。用漫画驱散焦虑这并非郑琳初次展示自己的手绘画,早在浦东张江方舱医院内,他还开了一场小型“画展”。浦东张江方舱医院4月10日正式开舱、收治患者。河南省医疗队边进驻、边帮着建筑队收尾。“当时太缺人了,大家先把方舱医院卫生打扫干净,未拆封的床上用品运过来后挨个铺床。”河南省肿瘤医院医疗队接管8号舱,一共4层楼,每层楼有250张床,住满的话有1000位患者。据郑琳介绍,收治的患者中,年龄最大的超过80岁,最小的只有1岁。上海浦东地区是疫情中的重灾区。“当时上海每天新增的病例数超过2万,方舱收治的主要是无症状感染者和轻症感染者,病情虽不重,但很多人刚到方舱很焦虑。”年轻人晚上睡不着,来要安眠药的一晚上有20-30多人,小孩在陌生的环境止不住地哭闹,老人也比较沮丧。为了缓解方舱内的压力,郑琳向护士提议自己可以画些漫画贴在方舱的墙上。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有很多经典的作品,创造出黑猫警长、葫芦娃、九色鹿、孙悟空、阿凡提等卡通形象。郑琳小时候经常看,也爱好画动漫人物。说画就画,他向护士长借来彩笔,基本上保证一两天就能画一幅。第一幅是代表着正义的黑猫警长,像方舱内的守护者。第二幅画郑琳选了“葫芦兄弟”里面的“七娃”——他有一个宝葫芦可以降伏妖精,这次七娃把新冠病毒收进葫芦。第3幅画是“守沪”大家平安的“九色鹿”。在浦东张江方舱医院内,郑琳一共画了7幅漫画。用这些漫画,配着便笺粘纸,医疗队在病区内做了一面心愿墙。“效果确实很明显。小朋友也喜欢画画,看到这些漫画后,向我们要彩笔,小孩互相比赛画画。”“早日回家”“上海加油!”“向河南肿瘤医院白衣天使们致敬,您们辛苦了!谢谢你们!”方舱的患者在便利贴上写下康复的心愿和感谢,互相鼓励。心愿墙建立后,病区里失眠的人少了,小孩也不苦恼了,大家相互帮扶,都顺利康复出舱。让人惊讶的是,郑琳表示自己从来没有专门学过绘画,美术功底来自小学和初中的美术课。“读研究生的时候我也喜欢画画,比如天龙八部的段誉、流川枫扣篮。工作之后,就再也没有画过漫画。”但郑琳在门诊沟通时经常给患者画示意图,这是他工作的一大特点。微创介入的概念相对抽象,很多患者不了解介入手术是什么。微创介入可以不开刀,借助影像的引导,比如CT或数字减影机(DSA),通过经皮穿刺或者用导管通过人体血管外周开个小口到达目的地,控制肿瘤。“我平时和患者沟通一般会拿一张纸拿一个笔,给患者画他的肿瘤长在哪里,我怎么去用微创的方法把肿瘤做掉。画完示意图,患者很快就明白了。”郑琳说。方舱内的肿瘤患者亚定点收治的患者大都是普通型、重型感染者,或是有基础疾病,年龄大的老人,他们需要一些更高级的医疗支持。这些患者大多能够通过医生的治疗控制,防止其转为危重症需要抢救的地步。作为微创介入科的医生,郑琳也遇见一些肿瘤患者。这些患者往往很焦虑,他们担心得了新冠会不会加重病情,会不会影响治疗。“首先,从心理方面疏导,告诉患者肿瘤是个慢性病,不是急症,不需要焦虑。因为我们相信上海应该在一个月左右会恢复正常。”据郑琳介绍,方舱的医生可以给肿瘤患者看片子,了解病情。之后,告诉他需要如何去监测,如何用现有的条件和药品去管理自己。另外根据具体情况,和主管医生沟通手术之后的复查,和疫情期间的替代口服药物治疗等。另外,还需要密切注意一些术后患者的情况,他们本该在术后定期复查,因为疫情的原因,无法被医院接收。“比方说像肺癌的患者做完根治性手术之后,如果没有咳嗽、咳血,没有胸闷气喘的症状,一般我们认为是比较安全的,建议健康饮食,适当锻炼身体,保持好心态,不用因为短期内不能返院复查而焦虑。”郑琳说。其中,最让郑琳印象深刻的是一位胃癌的男性患者。胃癌患者做完胃部切除手术后,原来消化道已经被改造,不注意的话,很容易出现溃疡。“我们会给病人宣教,如何吃饭、哪些食物适合患者,饭后如何休息都有科学的方式。方舱内保护胃黏膜、防止反流、增强胃动力药物都很齐全,可以为患者进行对应的处理。”随着方舱医院的患者一个个出院,郑琳也在见证着上海逐渐恢复活力。“我的酒店位置很特别,左边不远处可以看到高铁、货运铁路,右边是高速公路,最近车流量明显大了。我刚来的时候,每天能看见一辆开就不错了,现在基本上是半个小时一辆。”“窗外松江区内的上海居民也在逐渐恢复活动,有走路的,有小孩和大人骑着自行车,私家车也多了,感觉活力的上海马上就回来了!”5月25日一早,在上海坚守52天后,河南省医疗队搭乘飞机离开上海。离开上海前几天的晚上,河南省医疗队大巴车带领他们到上海地标性场所——外滩。此时外面已有行人,他们只能在大巴士内远远地欣赏外滩的夜景。“是河南来支援的医护!”车窗外有大白对他们比心。“内心感觉很温暖。”郑琳说。6月1日,在郑琳完成支援上海一个星期后,上海解封。安静的大街上很快会人潮如织,只有休舱的上海临港方舱内,墙壁上的彩画沉默地记录下疫情中的故事。来源:医学界责编:郑华菊校对:臧恒佳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