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政法娃”眼中的爸妈(二)

我心中的英雄□徐一心(郑州市公安局中原分局民警樊晓艳之女)说起女警,大家想到的一定是身手敏捷、英姿飒爽之类的词语。我的妈妈就是一名女警,但她却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发,温柔而不失优雅。疫情的到来让我们措手不及,在疫情防控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她每天天不亮就出门,不仅要到封控区执勤,开着警车上街巡逻,空闲时间还要继续查询流调信息,拨打流调电话。她和她的男同事们一样不畏艰险、赤胆忠诚。没有人生来就勇敢,是因为被需要,才化身逆行者。妈妈作为一名治安民警,总是夜里去执勤,一去就是一整夜,天亮了,还要赶回单位继续白天的工作。我清楚地记得那个夜晚,妹妹依偎在我旁边,一边哭一边说着梦话:“妈妈,你不要去上班,我想你了……”我的眼泪也在眼眶中打转。在一个阴雨连绵的晚上,我盼望着妈妈能够回家,可等到12点都没有一点动静,等着等着进入了梦乡。第二天醒来,我睁开眼二话不说便冲向妈妈的房间,房间里依然空空荡荡。妈妈已经连续一周都没回来了,我忍不住拨通了视频电话:“妈妈,你什么时候能回来?我们都很担心你!”她在电话那端笑着说:“快了,我会注意安全的,放心吧!”通过手机屏幕,我看到了妈妈脸上的疲惫和沧桑,既心疼又感动。这就是我的妈妈,她和无数志愿者、医护人员、社区工作者一样,都是我心中的抗疫英雄!(河南法制报记者 宁晓波/整理)以爸爸为榜样□胡广宇(夏邑县公安局曹集派出所民警胡成名之子)我的爸爸很忙,我经常见不到他。爸爸原先在离家(永城)很远的邓州市公安局工作,我很长时间都见不到他一次。上幼儿园时,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爸爸能送我去上学,可是这个愿望一直没有实现。我上学前班时,爸爸调到了夏邑县公安局工作。爸爸对我说:“夏邑到永城有50公里,以后我回家就方便了,就能多陪陪你。”可是爸爸说话不算数,我经常两三个星期见不到他。爸爸解释说:“派出所工作忙啊。”去年8月16日是我6岁生日,爸爸答应陪我过生日。可是生日那天爸爸没回来,我很伤心。我打电话问他,他说疫情又来了,他在防控岗位上,不能回家了,答应给我补过生日。我等了很多天,爸爸还是没空回来,妈妈带着我去了爸爸工作的地方。这次爸爸说话很算数,给我补过了生日。虽然晚了些,可是我很高兴,我总算过了一个有爸爸妈妈陪伴的生日。每次爸爸回到家,我都喜欢缠着他,问他有没有抓过小偷。爸爸说:“抓过呀。不过警察的工作不是只有抓小偷,还要破很多类型的案件,要为老百姓做实事,保护他们的安全。”怪不得爸爸很忙,原来他要干这么多工作呀。我很佩服爸爸。我告诉爸爸,我长大后也要当警察。爸爸对我说:“你的理想很好,但是现在你要好好学习,锻炼好身体,打好基础,为以后当警察做好准备。”我点点头。我要以爸爸为榜样。(河南法制报记者 何永刚/整理)我的梦想 和爸爸有关□徐一冉(安阳市公安局北关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徐涛之子)从小我就知道,爸爸不只属于我,因为他是一名人民警察。成长的道路上,爸爸的缺席已经常态化了。吃了一半的蛋糕,看了一半的电影,玩了一半的游戏……太多太多的场景,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每每看到别的小朋友有爸爸陪着,不争气的泪水瞬间便模糊了双眼。后来才渐渐地明白,爸爸舍小家为大家,守护了一方平安,是大家的“守护神”。虽然爸爸陪伴我的时间很少,但是这并不影响他在我心中的地位。前段时间,我无意间在眼镜店的柜台上看到了报纸头条刊发的爸爸的英勇事迹。那一刻,一种强烈的自豪感油然而生,我为我的爸爸骄傲。和平年代,警察是最具危险性的职业。不久前的一天,爸爸很晚没有回家,比平日里还要晚很多。我和妈妈都很担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响起,妈妈接完电话就匆匆忙忙地出门了。后来我才知道,爸爸在回家的路上赤手空拳制伏了一名带刀的犯罪嫌疑人。爸爸毫不犹豫,挺身而出,避免了更多的伤害,彰显了人民警察的担当。爸爸手部受了伤,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缠着绷带生活工作。此后,我对爸爸又多了一份担心,多了一份牵挂。每每看到爸爸那身迷人的“藏蓝”、帽子上闪闪的警徽,我便在心中种下一个梦想:我也要当人民警察,当一名忠诚的卫士,守护人民的安宁。(河南法制报记者 朱广亚/整理)我的警察父亲 我的人生航标□张泽晖(驻马店市公安局民警张润东之女)“执法公正聚民心,纪律严明担重任,危难时刻舍自身,扬善除恶建功勋……”这是我父亲作词的歌曲《平安守护人》。父亲是我最敬佩的人。他负责宣传工作,笔杆和镜头就是他的武器。从警11年,他披星戴月,风雨兼程,深入基层一线挖掘先进典型近百人,作品发表在全国各级媒体万余篇,他用实际行动践行“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在家里,他侍奉老人、照顾子女、承担家务,与母亲共同用爱浇灌着我和妹妹长大,他是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我很幸运,也很感恩,能够在这样的家庭里成长。父亲的一言一行无不影响着我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从他身上,我读懂了“责任”二字。父亲是我最思念的人。他曾是戍守祖国南大门近26年的海军军官。年幼的我对父亲的印象就是戴大檐帽、穿着神气却令人敬畏的制服的样子,所以每当在大街上看到警察叔叔,我便会欢喜雀跃地拉扯母亲的衣袖问:“妈妈,妈妈,那是爸爸吗?”每到中秋夜、除夕夜,看着家家户户亲人团聚,羡慕、委屈、失落的情绪便涌上心头,母亲安慰我:“乖,爸爸也特别想念咱们,但爸爸是军人,保家卫国是他的职责。”而今,我在父亲期待的目光中,离开家来到黄河岸边,成为一名守护黄河安澜的“水利人”。现在的我,非常理解父亲的辛苦及责任,同时,我依然思念着他。父亲“常有大局、常有忧患、常有激情”的情怀,我也会传承下去。(周惠/整理)父亲的“担忧”□王嘉仪(渑池县法院法官王留刚之子)“我今年高考志愿拟报法学专业方向。”当我把想法告诉父亲时,并未从他的眼中看到赞许和兴奋,而是些许的困惑和担忧。“不选择你喜欢的外语类专业,或者就业面更宽的专业吗?”“我确定!难道仗义执言、扶危救困、彰显正义不是更有意义和价值吗?”我坚定地说。“法学是一门实践类学科,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又回归于生活,服务于生活。说得太复杂也许晦涩难懂,简单地说就是基于书本的纯理论知识在现实中处理问题,可能会四处碰壁。我怕你将来不能适应工作要求,如果从事技术类工作,可能你驾驭起来更顺利。我这样说有点想当然,你选择要慎重啊!”我轻轻点了点头,谈话结束。身为法官,当然希望薪火相传。但是作为父亲,又希望子女有简单幸福的生活。这是他长期从事法律专业后的小小私心,我理解,但并不赞同。我明白他话语中的意思,怕我胶柱鼓瑟,不能学以致用,我也知道“徒法不能以自行”的道理。也许我的理想之路还很漫长和曲折,但是党依法治国的方针政策是我的力量之源,也给了我超越先辈的勇气和信心。法治之下,需要薪火相传。(河南法制报记者 马建刚/整理)来源:河南法制报编辑:杨淑芳往期夜读推荐喜欢就戳一下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