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国功的散文|七爹的故事

近来夜晚做梦,连梦到七爹。这便使我忆起了二十年前,每年的正月初二,我们兄弟姊妹一大群,雷打不动到十多里远的梅铺镇(原为区)严家河村,给七爹、七妈拜年。七爹看见我们,高兴地说:“有来,有焕!快出来,老屋的来拜年来了。给你妈说准备饭菜。”拜了年,吃了午饭,下午我们要回家。可七爹不让我们走,留我们歇一夜,再吃两顿饭,他才满意。我们每走,七爹站在那儿,总是目送多远,苴到看不见我们了,他才依依不舍的转过头回去。七爹名叫陶修本。是我们一个太爷,“修”字辈八兄弟中的老七,我爹最小。七爹家往的远,据说是老一门分家时,在严家河买了一块地,让七爹住那儿耕种。七爹和七妈夫唱妇随,恩爱有加,可七妈一直没生育。然而,上苍却给他们了一双“儿女”。我们这里原有个保长,在解放时被枪毙镇压了。其妻被一男子强暴怀孕,生了个男婴,这寡妇一来嫌丢人,二来怕养活不了,要捏死不要了。七爹听说了,多远跑来抱回去,稀奇的给起名:“有来”。再说七爹一次下河南淅川买盐,一家生了个女婴,因家里穷要送人。而被七爹忙拦住,说:“送给我吧,送给我吧。”主人家为使女婴逃个活命,便答应了。七爹一筐装着盐,一筐装着女婴,因不平头(衡)便配个石头,从河南一路挑回了家。为女婴起名:“有焕”。事后,七爹过意不去,先后给河南那户人挑去两挑红薯干,以作答谢。对这来不易的儿女,七爹、七妈视如亲生,揣到手里怕掉了,噙到嘴里怕化了。宁可自己再艰难,再吃苦,省吃俭用,也要让兄妹俩吃饱穿暖,衣食无忧。两张小嘴一声声“爹!” “妈!”地喊,七爹、七妈似吃了蜜的甜,甭提有多高兴地亲吻。邻里们说,两娃到了七爹家,算是掉到福窝里了。一双儿女该上学了,七爹供着读书。为不耽误学习,不管家里再忙,从不让耽误一天半天,上小学,读初中、到高中,七爹一心盼望长大都有出息。后来,河南那户人来要女儿,女儿却坚决不认生父母。说:“那时你们嫌弃我,抛弃我,多亏养父把我挑来,绐我生命,管我冷暖,供我读书,这就是我的今生父母,长大要好好报答二老。”说啥也不回去。兄妹俩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七爹为他们营造幸福的小家。首先,七爹为儿(我们称有来哥)操心张劳娶了媳妇。婚后,接连生了一儿两女,七爹给孙儿起名“仁义” ,给两个孙女,一个起名“仁芝”,一个起名“仁解”。寓意是希望孙子孙女长大了做人做事,都要有仁义道德。七爹还人托人,宝托宝,为儿子找了一份到供销社坐柜台,风不吹,日不晒,雨不淋的工怍。七爹为了能常看到女儿,既往来方使,又能互相照应,让婆家找近点。女儿很听他的话,嫁到了本镇的汪沟村,距七爹家仅二三里路,一跑就到了。出闺时,七爹陪嫁铺里盖里,桌子柜子,缝纫机收录机等样样俱全。这在当时属风光大嫁,无不让人羡慕的“唏嘘”感叹,“啧啧”称赞。七爹文化不深, x+y几何代数他不会。但他学木匠活,脑子灵,眼开窍,做家具,盖房子,根根木料,经他的手,该长的长,该短的短,该方的方,该园的园,用在点上,丝毫不差,材尽其用,一点不浪费。尤其盖房子是七爹的拿手活。不仅本村人请他,就连毗邻高庙乡的南沟、庄房、东浪,及均县(现丹江口市)的大沟乡农户,也多远跑来请他去做,“陶木匠”手艺传百里。那年代大都生活困难。七爹勤劳能干,节俭持家,成了方园的殷实人家。七爹心肠软,凡困难户,穷贫户,找他借粮吃,借钱用,他从不打磕退(俗语),是没多有少的借给。有的借了还,有的还不上,七爹从不催要。依他的话说:“只因为借,就是没有。我们锅里有饭吃,不能看着别人饿着,我们身上有衣穿,不能看着别人冷着。”还有他给人家做木活,工钱零头免掉,只收整数。对确实困难的,甚至一点不要。乡邻们都说,七爹是个“活菩萨”。七爹还是他们那儿的小队会计,那时上面派来一名工作队员驻队。一次因点小事,两人意见不一致。七爹性格耿直,便和工作队员争嘴,论理。工作队员说他是偏向群众,尾巴主义,对抗工作,不适合当干部,要撤七爹的职。七爹知道自己闯了“祸”,仍其随便。哪知,乡邻们不依不饶,赞七爹不卑不亢,为群众着想,敢说公道话,是个好干部。结果,七爹的小队会计不仅没撤掉,反而被群众举荐到区里,被提拔为大队会计,“官”升一级。后还加入了党组织。没想到这冤家路狭。事后得知,这工作队员竟是我大爹在城里教书的女儿的丈夫。亲戚总不能不相往来,后见了面,姐夫还蛮不好意思的。然而,七爹却说:“没什么,没什么,都是工作嘛。”哈哈一笑解“冤仇”。这真是不打不相识,冤家变亲戚。七十年代,大搞农业学大寨,加强农田基本建设,挖潜力,增土地,要粮食上“纲要”。七爹家住的大坪营,上下散居着二十多户人家。上面要求要全部搬迁,腾出土地种粮食。常说鸡窝、狗窝住惯了,就是“金窝”,哪也不想去。何况是平坦的好地方,谁愿意搬走呢?而你看我,我看你,迟迟不动。然而,七爹为这事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想着自己是大队干部,不先带头谁带头。于是他和七妈商量,要先行动,先搬迁,便在河对面的一座荒山丘上挖屋基,脱土坯,备木料,做瓦烧窑,盖起了四间瓦房,第一户搬出了大坪营。从而带动了其他户,先后到山丘上挖屋基、盖房子。七爹见他一个木匠忙不过来,便请来同行帮忙,加大加快建房进度。不到两年,二十几多户人家都搬到了山丘上居住,使原荒山丘变成了错落有致的大营畔,大坪营变成了几十亩的好良田(地),他们那儿的 “小粮仓”。七爹思路清淅,能说会道,声音宏亮。本村户下太凡办事,都请他去给帮忙招呼客人,就连邻近的高庙乡庄房、东良河的人家办红白喜事,也来请七爹去当支客,七爹说这是看得起他,瞧得起他,无不精心尽力,把客人招待好,把事办得派派场场,还为主人家节省不少。七爹这个“大支客”也传遍了十里八乡。七爹处事公道有远见。我们陶家老屋的人,哪家有啥拿不准的事,无不是请七爹当参谋,拿意见,定砣子。九十年代后期,有来哥由于对供铕社疏于管理,造成亏损短款。七爹知道后,大吵有来哥,说:“我当小队会计、大队会计十几年,对群众、集体每分钱,理好账,管好财,没出一点问题。你搞的啥明堂?这不是打我脸吗。”有来哥低头无语,自感愧对为父的教养与期望。关于短款的事,上面供销社也感到是管理缺位。所以研究决定,免一半,剩佘一半由店里三人共同赔偿。然而,七爹不行。他说:“这是我教育不严的父之过。决不能让公家吃亏,也不能让其他人出钱,有来是负责人,理应全额承担。让他花钱买教训,长记性。”有来哥哪有钱呢?是七爹用积攒的血汗钱,一分不少的替有来哥给供销社进行了赔偿。这本是一件不光彩的事。然而,七爹开明大义,替儿还公款,被传为佳话。有来哥也得到宽大处理,保住工作。可第二年七爹就患上重病,离开了人世。七爹仙逝寿终,我们老屋的长辈晚辈都去了,他们全村的人都去了,四面八方的人听说后也去了,缅怀七爹,为七爹送行。灵堂上,有来哥长跪不起,泣不成声,嘶哑着嗓子哭着说:“爹呀,爹,我从小是您救了我一条命;我长大是您给我有了一个家;我受挫折是您保住了我一碗饭(工作)。爹呀,您在世没让我受一点罪,而您却没享我一点福。来世让我再当您的儿,好好报答您。”哭得悲悲切切,肝肠寸断,在场的人无不动容。都念叨说,七爹是个好人,来世必有好报。常说,世界上有两种光芒。一种是天上太阳的光芒,一种是自身努力的光芒。七爹在世,一生勤劳,治家富家;为人和气,积德行善,正派无私,光明磊落,发出了他人生的光芒,赢得了很多人缘,朋友无数。老的在,家就在。七爹在世,他是个根,连着我们;他是块磁,吸着我们;他是条绳,牵着我们,便我们老门老户十几户来往不断,呼大叫小,尊老爱幼,亲近亲热,常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而留恋。七爹永远的走了。可他的人生故事,印刻在我们心里,让我们领悟很多,明白很多,学会很多。作者简介陶国功,曾在乡镇政府及区(县)直机关工作,业余爱好新闻、文学写作。现已退休,笔耕不辍,写点小文,丰富生活。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