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老农收养日本兵47年,后来日本兵回国,怎样对待老农后人的?

日本曾经奉行军国主义,并与德国法西斯勾结在1937年正式进攻中国。抗战牺牲了无数中国先辈和革命同志的鲜血,直到日本在1945年宣布无条件投降,这场战争才正式宣告结束。日本给中国造成的伤痛是不可原谅的,抗战结束后,有人却以一种无国界精神救治了一位日本兵,而且还让他在家中居住了47年,这究竟是为何?这名日本兵在中国受到了怎样的待遇?为什么他会在战后留在中国?关于他背后又存在哪些故事?本文将从石田东四郎和孙邦俊之间的际遇重新叙述这段故事,接下来一起看看这位河南老农收养日本兵后,石田东四郎回国后又是如何对待老农后人的?石田东四郎老年生活照流浪异乡的日本兵故事要从抗战胜利一年后说起,居住在南召县太山庙小村庄的孙邦俊跟随先人在这里居住了几个世代。抗日战争时期,就连这处偏僻的小村庄也同样没能远离日军的炮火。1946年的秋天,当日的孙邦俊正和同村的村民一起到镇上准备卖点东西。就在这个时候,一位穿着日军服饰的人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这名日本兵衣衫褴褛,浑身脏乱不堪。南阳市地图,南召县位于市上方乞丐不停地在孙邦俊面前比手画脚,应该是想要吃的。随行的乡民很快认出了这名乞丐的真实身份,“这是个老日(当地方言意位日本人),不能给他吃的,饿死他!”很明显,尽管抗战取得胜利,人们依旧无法忘记日军给他们带来的痛苦。看着这名日本兵,孙邦俊心里五味杂陈。他明明很憎恨日本人,本来想着把他撵走,但看着这名日本兵要死不活的样子,一种莫名的慈悲情绪又在他心头涌动。看着他跪在地上如此无助的样子,孙邦俊还是没狠下心,决定拿出自己的一点干粮,并施舍给了这位日本兵。不知道这名日本兵饿了多少天,他一句话也没说,很快就将孙邦俊给的干粮吃完了。令人意外的是,日本兵并没有消失在村民的视野中,而是跟随着孙邦俊,一路来到了他的家中。而他的妻子看见此番情景,反应自然和同乡的村民一样。但孙邦俊这时认为,日本人的行为确实罪无可赦,但如今他们已经投降,撤离掉的军队却没有带走自己的同伴。如果不是日本那些当官的不打中国,他会沦落成这个样子。想到这里,孙邦俊跟妻子商量着要不就先让他在家里住一段时间,等他伤好了,再把他赶出去。孙邦俊的妻子好在也是一个菩萨心肠,两人通过这番决定,便让这名日本兵在家居住。不过令两人没想到的是,这名日本兵在家一住就是47年。孙邦俊一家的合照与“敌人”共度难关孙邦俊一家并不富有,作为一个老实本分的农民,家中还有5个孩子需要抚养,这再多来的一个日本兵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加举步维艰。但实际情况比这更糟糕的一点在于,村民们不乐意了。在得知孙家人接受了这名日本兵后,不少村民出于愤怒想要就地处决日本兵。很多人在他家门口喊到为什么要带日本兵回家,有村民的家人甚至就死在日本人手里,谁知道他又屠杀了多杀中国人呢?但孙邦俊坚持认为不能见死不救,尽管他是一个日本人。没有文化的他还跟村民解释,日本不少年轻人都是在当官的要求下强迫参军,同样也是战争的受害者。不管接受不接受,一时间关于孙邦俊是汉奸走狗的说法在村子里传开。但时间一长,村民们也开始习惯了村子里有日本人的存在,村民们还给这位日本兵取了个小名叫“小门野郎”。被领回家的小门野郎并不安分,孙家人的生活因此经常受阻。据孙邦俊的家人回忆,日本兵经常在半夜大喊大叫,有时又会唱不知道是什么词的歌。还有一次他还打自己的脸,并且身上到处都是淤青。后来孙家人才发现,原来他的左耳后侧有一个小指大小的弹痕。前来看病的人认为,这应该是子弹冲击留下的,而且很有可能还留在脑中,这才让他的行为不受控制。孙家人本想着盼他好一点让他下地干活,结果这下还得给他打理生活。村民们说,由于他受了伤,教他种地怎么也教不会,采集到的草料连一只羊也喂不饱。受伤的小门野郎很快便病情加重,并患上了偏瘫。孙邦俊一家人此时不仅要处理农活,同时还要照顾小门野郎,生活可谓十分艰难。为了帮助照顾他,孙邦俊夫妇四处借钱给他治病。根据邻居的回忆,50多岁的孙邦俊四处向亲友借钱,那晚半夜听闻有人敲门,结果打开门发现是孙邦俊。孙邦俊告诉他日本兵发高烧了,想要找他借5块钱。在经历了偏瘫,此后60年代的大饥荒,命运似乎并没有放弃这位流浪在异乡的日本兵。最后,这名日本兵顺利地活了下来。20世纪60年代的中国饥荒重回故乡报恩故人可孙邦俊一家却并没有因为帮助他人而得到应有的关照,一家人在后来表示,文革期间因为日本兵的问题,家里就一直成为被人们批斗的对象。本来儿子孙保杰成绩优异,1961年秋应该进入南召师专时,却因为这件事被招生部门认为“政治不可靠”,由此断送了前途。随后本应到了结婚的年纪,同村里没有一个姑娘愿意嫁到孙家,原因还是一样。孙保杰一直等到同龄人都带了孩子,来自远村的王成香才成为他的妻子。此后妻子便和丈夫一起照顾这位日本兵,期间的生活十分艰苦。没过多久,到了1964年,孙邦俊患上绝症。孙邦俊叮嘱儿子孙保杰要照顾好这位日本叔叔,并说道“每个人都有父母、兄弟、姐妹,只要有机会,就去帮他寻找日本的家人,让他也能和家里人团聚。”父亲的话孙保杰牢记在心,到了70年代初期,中日建交开始,两国之间的交流愈发频繁。孙保杰看准了这个机会,于是便到处写信给相关的部门单位。70年代初期中日建交然而这些信件却迟迟没能等来回应,为此孙保杰四处奔走还欠下了3000元,这在当时是难以想象的天文数字。一直到90年代初,孙保杰的行动才有了回报。1990年,来自日本兵库县的播州访华团访问了南阳市,当这行人了解到孙保杰一家的情况之后,访华团回国不久便在报纸上刊登了小门野郎的消息。日本兵库县地图1992年,一名叫做津田康道的日本人不惜千里来到南阳,并在南阳宾馆与小门野郎相见。见到故人心情十分激动的他大喊道:“石田东四郎!”津田康道原来是和石田东四郎一起参军的战友,这才是他的真实名字。面对战友的呼唤,石田只是呆呆地看向津田。津田随后又联系上了他的弟弟石田小十郎,听到这个消息的他感到难以置信。一直到1993年,石田的血液样本在秋田大学的鉴定下正式被确认为秋田县增田町出生的石田东四郎。后来石田小十郎在信中写道:“……私は、石田家を代表して、心からの感謝の意を表します(我代表石田家,表示衷心的感谢)。”至此,石田东四郎在孙邦俊一家居住47年的故事正式告一段落。但这并不是结束,回国后的石田东四郎被许多记者团团围住,并成为不少人津津乐道的故事。为了向孙家人表示谢意,日本方面成立了“石田东四郎救援委员会”,并在全国举行了募捐活动。回国后的石田东四郎此次活动募捐到了600万日元,并且还在孙邦俊的家乡建设了“中日友好太增植物园”。另外在南阳受采访期间,增田町的镇长也就此事专门写信给南召县,并表达了深切地关怀和崇高的敬意。这则故事后来还成为了电视剧《惊世情缘》的背景题材,听闻此事的日本民众无不表示真心的感谢。孙邦俊一家人的行为正是一种无国界精神的体现,如今的世界正重新面临着新的危机,希望这样的精神能够在世界继续流传。

标签

发表评论